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夕阳的博客

刚开始学习建立博客,望各位博友支持指正

 
 
 

日志

 
 

引用 【转载】与您相依【三】   

2014-11-25 05:51: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又见夕阳红《【转载】与您相依【三】》

圣诞节。天气不错,阳光灿烂。同事们正安排着各自的节目,我也张罗着美好的圣诞之夜,一个人,还是稍稍有些孤单。老头子去旅游了,不知回来没有。

    “老头子。我是小南。”我本来是尝试着拨出电话,没料到拨通了,“您回来了吗?”

    “小南呀,我正想打电话给你。我刚下午回到家。”我一阵惊喜。

    “您有安排了?”我试探地问。

    “你呢?”他将疑问抛给我。

    “我好想您。老爷子。”我忍不住了。

    “小南。今天老爷子就来看你,好吗?”

    “当然好了,好极了。我终于可以见到您了。”我语无伦次地,话说得哆哆嗦嗦的。

    “那乡村时光见。晚上六点半。”

    我急盼下班了。

    老头子穿得相当儒雅,他居然穿的是乳白色的上衣,配驼色休闲裤,尤其耀眼的是脖子上还围了一条暗红的斜纹围巾,这样我就完全被比下去了。

    我走近在门口等候的他,伸出右手说:“老爷子,今天您穿得真帅。”我调皮地眨眨眼。

    “给你买的礼物。”他递过的不是他的手,而是他手中的袋子。“给我的?”有点惊异的神态。

    “看喜不喜欢。”我瑟缩地打开袋子,我掏出一条浅蓝色的格子围巾。似乎和他的是统一款式。新西兰的产的。

    我渐渐感动起来,我甚至忘记,或者说不知用什么感谢语言去对他说。终于艰难地吐出两个字:“谢谢。”

    “谢什么。你看我这条和你一样。本来是买两条蓝色的,但想到这样会‘撞色’,所以就买了这条暗红的。我想你可能更喜欢蓝色的。”

    “您不是也喜欢蓝色的吗?”顿时我意识到自己有些弱智。

    但他毫无介意,“你戴上会很好看,戴上去给老爷子瞧瞧。”

    真的让我看起来沉稳许多,也温暖许多。心中汹涌而出的感动,刹那间化作永恒的惦念。

    “您到哪些地方了?拍了很多照片吧。”我一边用勺子给他舀汤,一边问。

    “去了布拉格,莫斯科,在红场拍了一些照片,但那里的天气不好。后来辗转去了希腊神庙,去了雅典,雅典因为马上就要举办奥运会,到处一片热闹腾腾。”他给我夹菜的关头,滔滔不绝地说着,我几乎没有用餐的欲望,眼睛一直盯着他,渴望从他的眼神、他的唇、他的面庞中探出更多秘密。

    “你可要给我几张漂亮的照片。”我想当时他肯定很迷人,浓郁的异国风情和矍铄的儒雅老者,一定相当般配。

    “我早就有准备了。不过还没冲洗出来,等冲出来后,挑几张给你。”

    “我要最好看的,而且要十张。”我有些贪婪。

    “这么贪呀。我全部才照十张呢?”他想讹我。

    “那我全部要了,没你的份。”我不服气地埋怨道。

    “这么残忍的事都做得出来,真是‘心狠手辣’。”他呵呵地又夹菜到我的碗里。

    “您吃吧,我差不多吃饱了。这么好的菜,还有你的故事。好撑了。”我故意做出无法再进一食的模样。

    “我还没看够呢。”他坏坏地笑着说。这个老头子总是乐呵呵的,仿佛没有一丝烦恼,也许是乐观吧,这样年岁的老人还有什么没有看淡呢。

    “好,那我再吃一口,作为给您的最后补偿。”我终于将一块鸡肉送进嘴巴里,有滋有味地嚼着。竟发现味道如此之好,怎么刚才就没有品出呢。

    吃完饭已是一个半小时之后,我想应该做点什么。能做什么呢?今天是他请客,即使反请最少也要等到明天。“我们去公园走走,然后送您回家。今天不是很冷,公园里应该很热闹。”我提议说。“好,去走走吧。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见到你了,挺想你的。”

    “我也想您。好象还经常梦到您。”我看了看他悠悠说道。

    “是嘛。梦见我做什么了?”他挺好奇的。

    “暂时不能告诉你。”我故作神秘地说。

    “呵呵,我猜得出。”

    “您不会说我经常梦到您给我拣钥匙吧。”我不相信他会解析我的梦境。

    “也不是不可呀,如果我没拣到你的钥匙,你会认识我?”他很正式地说道,语气里有种不容质疑的肯定。

    “那倒是。不过我是梦到您。哦,你这老头子,想套我,哼。就不告诉你。”我顿悟似的。

    “好呀。那我得告诉你,我也梦到你了,但我暂时保密梦的具体内容。”他学着我的语气,还真神似。

    轮到我急迫了。“你也梦到我了?”其实也很正常,我总觉得与眼前这位老人有种无法割舍的缘分,即是这种缘分让我们彼此都有了惦念,也有了更多生活的意义和价值。

    “是的,我梦到你老是吵着我要我给你买棒棒糖。”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好似是真的。

    “那我不是三岁小孩了?”

    “是呀,不过我也纳闷。可能我总是把你看作三岁小孩吧。”

    “好呀,您竟拐个弯骂我。上次说我属狗的事还没找您算帐呢。”我轻轻挥动拳头,打了过去。他竟没闪避,我的拳头就在他的背上留下痕迹。

    “想谋害老头子?”他转身抓住我的手了,狠狠捏了一下,“不过记忆力不错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都记得住。”

    “那当然。老爷子的话能不记住。好象我的骨头还不是很硬呢。”我不甘示弱。

    “好呀,这叫‘一招未中,反中一招’。先被你打了,还背上这等冤屈。”他滑稽地说,可爱,我除了这样的感受再无其他。

    “好了,给你打了,补偿一下。”我向他送出肩膀。

    他挥了挥硕大的拳头,很快便放下了,“怎么舍得打呀。”——我真想抱住他,我真想抱住他呀。可是我不能,我仅仅是在海边无忧嬉戏的小孩,偶然拾到一枚精美的贝壳,却不知怎样去保护去雕饰,最终还是没法成为艺术鉴赏品。

    我迷失在他不可言说的温柔里。

    注定这是一个充满感激的晚上,虽然只是挽着他散步,却让我想到“执子之手,与子同老”的诗句,以前总觉得庸俗,现在想来其实很温馨。

明天我就是24岁了。

    “你怎么没告诉我你的生日是12月30日呀?”一丝温柔的叹息。

    “我没有告诉你吗?老头子!”我纳闷着。

    “哦,我记起了。需要什么礼物。”

    哈哈,又有礼物收了?“我前几天刚收到您的围巾,我都没有给您买什么东西。”

    “你就是礼物,上天送给我的最纯粹最完美的礼物?”

    “哦,何以见得?”我歪着头,浅浅起笑着问。

    他刮了我的鼻子,“自己想想……不要什么事情都问老爷爷,这样永远都不会长大。”好象很一本正经的样子,煞是可爱。

    “我没您聪明。您不是说小时侯一口气能背诵道德经吗?”

    “我现在还可以背呢。”他自信地背着手,“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

    我反正不懂,即使被他蒙了也不知道。但我还是鼓掌表示支持,“好棒,老爷子。您的记忆力真好。”

    “那当然。”你瞧,他一点都不谦虚。就这样他凭借骄人的记忆力,回想起许多流年往事,我听得津津有味,时而似咀嚼青橄榄,涩中有甜;时而似品尝香茗,清淡中散透着一剂甘美。

    他甚至讲了他十岁生日的事情,亏得他记得住。我就是这样被他轻易虏获,再也无法自拔了。有时我会嗔怪:“老头子,都是被你惯坏了。现在我都不想听流行音乐了。”

    因为他十分喜欢俄罗斯古典音乐,也喜欢萧邦和李斯特的钢琴曲,他说他不会弹钢琴,很可惜。不过他会弹古筝,尤其擅长那首《禅院钟声》,我在茶吧听过他弹一次,很清越很悠然,很像他一直拥有的心境。

    “琴声。”我惊愕起来。

    不,是手机短信,原来在做梦。梦醒了,老头子不见了。

    我气愤地将手机往书堆里一扔,感觉身体很疲惫,一摸额头,感觉是发烧了。

    我挣扎着坐起,打开窗子,一抹斜阳挂在窗棂的格子纹里,漾着晕圈的金色。

    “日薄西山。”我下意识将这几个字脱口而出。

    我摇摇头,找出备用的退烧药,穿好衣服,来到院子里。“阿南。去不去公园,据说有演出。”

    朋友雷子打来电话。

    “我不是很舒服。在家休息呢?”

    “哦,没事吧。上午我的一个朋友看到你和一个老头在车上,他说是你爷爷。”

    老头?竟敢这么出言不逊。“那就是我爷爷,怎么招惹着你了?”我生气了,虽然小声,却有种不可攻破的穿透力。

    “别生气嘛,我只是好奇,你……”他似乎不甘。

    “生气?能不生气吗?你这是在无中生有。那是一位十分优秀的老人,我为他感到自豪。”我挂断电话,心情变得糟糕起来。

    “是我,爷爷。”我拨通老人的电话。

    “怎么了?小南。”

    “没事,只是想您了。”我说得淡定,举重若轻般掩饰着自己的情绪,我不能让他分享我的痛苦,惟有在快乐时才能深切地感觉他的魅力。我不是小孩,我当知道我应该有自制力。

    “你是不是心情不好?”他很敏感。

    “不是,真的只是想您了。”我的不是很流畅的表达还是逃不过他细致的倾听。

    “那你好好休息,今天很累了。我也有点累了。”是的,他是累了。早已经不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了,哪像我呀,是浑身力气没地方使。我回到住处,那本日记本散落在桌子的边上,纸页在从窗外吹进的风中翩然起舞。

    一周以后,(其实这周是煎熬的一周,我实在没有想起逃脱的办法)我被派到广西出差,要去半个月吧。我写了一封信给老爷子,其实真的不知说些什么,仿佛在见面时彼此的一个眼神一句话都可以洞悉对方的心绪。我只是说无论以后如何,对他的尊敬和依恋永远不变。我知道几十年的差异是个无法迈过的鸿沟,因为无法相依相伴。但又何妨呢?真情岂是年龄所能磨灭的。

    我苦笑着。小心翼翼地将信塞入信封,然后小心翼翼地封好。当我将信交到他手里时,他还是吃了一惊。“老于,有信呢?”我还没听到他的回答就已经走远。我是怎么了?

    我跑远了,上班时像丢魂似的。我只听到自己在键盘上敲出的噼里啪啦的声音,脑子里一片空白。旁边位子的MM关切地问是否不舒服,我应付着,总不能跟她说自己喜欢一个年近古稀的老头子且无法自拔吧,岂不是自找麻烦。我盼着下班。

    再来说说那封信吧。信中我尽量委婉地运用优美的语言,在我看来他是喜欢诗一般的语句的,我应该尽量写得唯美。须知他作过很美的古体诗,文雅得很,有点晚唐的遗风。我十分欣赏,也十分愿意通读他的每一副作品,简短,诗意,略带淡淡的忧伤。什么“西风瘦,月东楼,天穹无语,伤情自古赋离愁”呀,“春月破晓胭脂凝,秋日私私语,寒玉当空,星正熹”呀,曾经让我怀疑他是否在年轻时受过伤害,或许是吧,或许伤害就是那位湘潭的伯伯。可是其中究竟隐藏着什么深邃的内因呢,我很想揭开这若隐若现的谜底。

    我爱他是有原由的,他对中俄古典文学的了如指掌最更令我钦佩。我源于对传统文学的热爱,尤其是对普希金和屠格涅夫的喜欢为我赢得了许多分数。偶尔和他闲谈时,我会毫不掩饰地表达对后者随笔的赞赏,那些微婉,思辨的文字总让我探为观止,几乎可以和另一位著名的写作巨匠斯蒂芬?茨威格媲美,那细腻的温情的笔触宛若老头子的皱纹。我想如果没有银发和皱纹的老祖父是何等恐怖,那是一种何等的缺憾,仿若没落在夕阳中的残花。我总是梦想嗅着美妙的如同老人特有的芬芳,静静入梦。或者偎依在他身边,看他用遒劲的笔触描摹,那如诗如画的文字,轻轻抚摩着他的后背,并轻轻对他说,爷爷,我想你。

    然而我觉察到我似乎逐渐被冷落了。虽然我认为这是必然,激情和冲动过后总是归于平静。但是我却像被抛弃在荒漠的行人,走不出漫漫黄沙,内心惟有惆怅,想到长远的明天,明天注定漂泊在漫无边际的遐想里。

    我是一位在海边拣拾贝壳的小孩,夕阳早已西下,却不见遥远的风帆在视野中已然成为不可捉摸的梦境,这个梦境深深震撼我的内心世界。

 我理应感到幸福了,在这样似是而非的世界里享受着一份甜蜜的情感,即便我一直觉得自己的优秀能接触到很多优秀的老人,但是仅仅因为这个属于我,才让我真正变得快乐充实起来。

    “爷爷,过几天我就要到桂林了,真的舍不得离开您。我为有你这样的爷爷而骄傲,我也为能得到您的爱怜而深感庆幸。我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愿我的爷爷您能保重身体。”我忽然觉得平素的灵气尽失了,写的文字不仅晦涩而且丝毫也不古典文雅,爷爷看了肯定要埋怨的。于是我在信的背面添加了一首诗,名字俗气却情深意切,《爷爷,爷爷》。

    爷爷,爷爷,

    爷爷是个无法度量的符号

    如同光年,或者深不可及的大海

    爷爷,爷爷,

    爷爷是内心隐藏的白月光

    那么亮,却那么冰凉

    装在心里会碎,睡在梦里会醉

    爷爷,爷爷

    你是河边那朵殷红的鸢尾花

    爷爷,爷爷

    我的爷爷

    送出信的后些天,我忽然有种逃避的想法,不敢见到他,那种浸透骨髓的思念总会似刀锋般在内心深处划一个口子。可是如果没有见到他,那是一种更残忍的折磨,如果说刀锋利刺还来的痛快,那么宛如无数蚂蚁咬噬的感觉就实在无法忍受了。我怎么了,爷爷,你知道吗?我真的陷入了情感漩涡,无法自拔了。

    爷爷没有回音。这是种比死还痛彻心扉的煎熬,我不知能否扛过去。人生中有许多悲欢都是在离别中发生的,那种缠绵的眷恋的纠结让我们难以释怀。明天就要去桂林了,一去就是一个多月。我和我的爷爷要离别了,越是这样越是感伤——当拥有时不曾发现的缺憾在失去时竟是那么彻底地暴露在眼前,一下子让人无法接受;而当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它已经实实在在地睥睨着窥视着讪笑着,在你最无助时给你完美的致命一击。

    我很想打电话给他,但是我是多么希望他能打电话给我呀。我的虚荣心如此的不堪一击。我熟练地输入号码,又失落地删除,我想不明白自己到底为何要折磨自己,似乎唯有这样淋漓地揭穿自己的伤疤才能证明世间最伟大的爱情,可是这不是爱情,这是无法调匀的痛,是自作聪明的累和伤害彼此的遗憾。

    爷爷还是来电话了,这是在我快要放弃的时候来的。我差点没有拿稳手机,“爷爷,我……”我失声了。

    “孩子,怎么了?这几天也不给爷爷电话?”

    “爷爷,我害怕,我害怕想你,我怕自己做出什么错事来,你不再理我了。”我尽力让内心平静,“爷爷,我还是想在去桂林前见见你。”

    “呵呵,晚上公园见了。”

    我内心惴惴不安。我几乎不想吃饭,吃不下是因为我内心的狂乱。

    七点整我在约定地点见到他,他笑吟吟地走了过来,手中提着一小袋鱼皮花生和南丰蜜桔。我竟有那种初次见面的腼腆,慌乱和迷离。

    “爷爷,我很难受。”我除了这个就说不出什么了。

    “不像平常的小南哦。”爷爷轻松地着玩笑,在我听来怎么像是伤感的别离曲。心态确实不好呀。“是不是最近工作太累了,就当到桂林的山水中散散心也好。”

    “如果能带走你就好了。”我忧伤地说。

    “怎么带呢?需要很大的箱子呀,而且箱子里要用皮垫,还是法兰西山驼绒的;如果你很有钱也可以专机空运过去。”

    爷爷一贯的风趣终于唤醒我原本的顽皮天性,我接过话茬,“我现在就打电话定制一个舱位,要上等舱,里面除了有俄罗斯伏特加外,还要哈瓦纳雪茄。”

    “呵呵,那快点吧,不然晚了可要加收15%的税,我可没钱付呀。”

    “没关系,我会把你打扮得像圣诞老人,人家以为是玩具就不要额外收费了。”

    “小气鬼,是你邀请爷爷去的哦,不是爷爷一定要去的。”爷爷的话终于把我拉回现实。

    “说真的,爷爷,我很不想离开你。”我伸手拉过他的手,我们的手就十指相扣着,在这个温暖的冬夜彻底沉醉。

    “好好工作,回来时我们一起去喝早茶。”

    “死爷爷,你都说一百遍了,老是抽不开时间。”

    “不是囡囡要接送嘛,加上要搬新家了,一直在装修房子,等过了这段时间,应该就有时间了。”

    “那好,等我回来估计要过年了。”

    “过年我儿子要从加拿大回来,也三年没有见到他了。”

    我知道他的唯一的儿子在多伦多,现在他和女儿住在一起。偶尔见到他的女儿,也就是囡囡的妈妈,是那种很优雅很迷人的女人,我为他的父亲感到幸福,也为她感到幸福,因为她有一个如此优秀的父亲。

    从七点到九点半是一段很美妙的旅程,它的温暖在于可以轻易地抹除一个孩子内心的沧伤,尤其在这个孤独的异乡和这个稍稍冷清的冬季,它带来的绝不只是一个拥抱或者一个眼神的表面价值。因为里面有爱,有理解,有思念,有说不出的滋味。

    爷爷要回去了,这是他的习惯。我送他,以前我从没有送过他。

    我们忽然沉默了。在转角处,他拍拍我的脸,“不要送了,你回去吧,明天还要早起呢?到了那里给爷爷一个电话。”

    我点点头。“我会的,爷爷。”

    到了桂林,我一直思绪难定,工作是必须要做的,思念不过是点缀,我总是强迫自己少些无稽的胡思乱想,同时又频繁地和爷爷联系。我知道爷爷不喜欢依赖性强的孩子,所以总是在措辞上做到积极上进,我每天早上都劝慰自己,微笑着,努力着,爷爷看着呢,不要让老人家失望了。坚强点,时间很快过的。

    时间的确很快过,时间是个无脚的小动物,速度飞快地过去了,连它的尾巴都没抓着。它很快,快得我竭尽全力还是无法赶上它,该死的东西。

    还好,终于见到爷爷了,老头子还是那么精神矍铄,一件浅蓝的无领对襟衫,外面套一件银白色休闲服,还是那条驼色的灯心绒裤子;很优雅地在脖子上围了一条窄窄的围巾,红格子,显眼极了。

    好帅,我吞了一口空气。于是我激动地抱住他,紧紧的,生怕他跑掉。“爷爷,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好,爷爷一直陪在你身边。”他轻轻地搂住我。

    “爷爷,我要你好好亲我。”我闭着眼睛说。

    呵呵,他的温暖的唇渐渐靠了过来,我的唇颤抖了一下就被含在他的嘴里了。他的甜软的舌头舔着我的牙齿和舌头,像一条跳跃的小鱼。我有些发痒,他的唇继续在我的脸上。

    “够了没有?”他问。

    “不够!我很贪婪的。”我撅着嘴巴说。

    “贪吃的小孩。”他笑着,解开我的纽扣,我的有些冰冷的肌肤变得发烫,他的嘴唇一点一点地亲吻着我的肌肤,让我想到小时祖母的亲吻,久违的爱呀,就这样降临在我的身上,感谢上苍赐予我一个如此优秀的爷爷。

    爷爷,我受不了了,爷爷,不要停下呀。

    爷爷终于用无比的激情和爱怜含着我的那个无比亢奋的小东西,在他齿唇之间我宁愿做个沉默的小羔羊,我无法忍受生命中的巅峰,此时任何千军万马都无法抵挡刹那的风情绝代。是的,这是我最亲爱的爷爷,我的,而不是其他人的。当我用尽全力将一股温热的液体挤进爷爷的嘴里时,我忽然想到一个词“亵渎”,仿佛听到一个来自远方的诘问,“你满足了吧,你这贪婪的家伙!”

    是的,我该满足了,或者我本就不应该这样,我的诗意的爷爷是不容亵渎的。我怎么就这样呢?原谅我,爷爷。

    爷爷却走了,就这样走了?我埋怨着。

    “你是个坏小孩,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我不是呀,不是呀。”我喊道,却发不出声音。

    “那么刚才怎么强迫爷爷那样做呢?”

    “我不敢了,原谅我,爷爷,原谅我。”

    但是我还是看到爷爷走远了。我失声痛哭起来。

 我的身子忽然滑到地上,我没有站稳跌倒了。然而我睁开眼时发现一切都不见了,我竟躺在自己旅馆的沙发上,原来是个梦,根本没有爷爷,根本就是自己的无耻遐想。

    才晚上九点。我想爷爷没有睡,就拨了电话。果然爷爷的声音那么亲切地传来,爷爷,我好想你,刚才梦到你了。”

    “小家伙,梦见爷爷干么了?”

    “对不起,爷爷。”他仿佛被我说的摸不着头脑,“没什么,只是梦到你亲我了。”

    “呵呵,小孩子就是爱遐想,不要多想了,你那边还好吗?”

    “还好呀,你呢?”

    “我很好,放心。早些睡觉,不要胡思乱想了。”

    虚惊一场,我不禁吸了一口气。爷爷还在,刚才这是卑鄙,司马小南呀司马小南,你真无耻呀,爷爷平时对你这么好,你怎么就这样呢?

    如果爷爷知道我的这些想法会不会离开我?会的,那个诗意的有些刻板的,优秀的骄傲的爷爷肯定会鄙视这种行为,昂首离开。到时哭都没地方了。千万不要任性而为了,要么成为勇敢的柏拉图,要么彻底沦陷。

    或许人在超乎常理的情势下做出的事情往往愚蠢,但是能事后反省并加以矫正自然是好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呢?我傲然一笑,我觉得自己是富足的,拥有现在的一切并好好珍惜。

    偶尔爷爷也会打来电话,风清云淡地聊些家常,像所有天下的爷孙一样没有丝毫忌讳,也就是这样了,小孩,你真该满足了。

    漫长的期待终于有了结果,我迎来了回归的日程。我算计着给爷爷买什么礼物,实在想不起来了,还是买条围巾吧。

    我终于买了条羊绒的斜纹蓝色围巾,不是很贵,但是希望爷爷能够喜欢,突然觉得没有任何一件礼物可以表达我对爷爷的爱了,或许他对我的爱我无能回报。

    用心吧,用心去感悟。

    这次是我真的回来了,我打电话给他,他说正在珠海,不能见我了,很遗憾。

    那就下周六喝早茶见吧,爷爷,我给你带了礼物呢?猜猜看,什么?

    我不猜,等见面时我再惊喜一回吧,你注意身体,最近深圳天气不定。

    我知道了,爷爷,你也一样。

    有如家常菜般的问候,却是格外的亲切,我们之间似乎不需怎么的热烈的言辞或者巧妙的修饰,我们本身就是一个传奇,从认识那一刻开始,就注定是一个传奇。

    见到爷爷是在过年前一周左右。我考虑要回家一趟,所以竭尽全力想见他一面了。他来了,我的爷爷,那个依旧迷人优雅的爷爷。

    “给爷爷买什么礼物?”

    …………………………

    “不会又是围巾吧。”

    …………………………

    “还是红格子的?羊绒的?”

    …………………………

    伟大的爷爷。我越发为那天的梦里所想羞愧不已。

    “爷爷,那天我打电话给你说对不起,是因为我梦到你,不,我们在一起……”

    我说不下去了。或许就这样最好的。

    “小南,我们认识多久了?”

    “有两年了吧,怎么了,爷爷?”

    “是的,挺长的,不容易。小南,孩子,爷爷知道你一直想作甚么,可是爷爷不能害了你。你是个很懂事的孩子,爷爷很喜欢你,如果你提出什么不很过分的要去,爷爷咬咬牙也会答应你。但是,我想不能害了你。”

    我脸上一阵发烫。是的,爷爷,原谅我的放肆思想,我知道我玷污了你的深情厚意。我知道你爱你的家庭,还有你的老伴,你是个绝对让人景仰的人。我隐藏内心深处的私隐显得何等不光彩呀。

    爷爷接着说下去,“我知道你一直想爷爷抱你,亲你,甚至满足你,但是爷爷为你的以后考虑呀。爷爷也老了。”

    不,爷爷。

    “可能明年春天,爷爷就要去一趟加拿大,如果护照办下来,我和你奶奶都要去多伦多儿子那儿。或许我们就不再回来了。小南,其实爷爷挺舍不得你的,和你在一起爷爷很开心。”

    我仿佛挨了一顿闷棍,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很迟钝地挣扎了一阵,终于平复下来。

    “爷爷,明年早春你就要走了?那我怎么办呀,爷爷,我怕我……”我的神色布满忧伤,我真的一下子难以接受这个事实,本来幻想陪伴他一生,始终把他当作自己的爷爷看待的,如今一切都成了空想都成了梦幻。

    两年了,那些欢乐和惆怅一下子变得珍贵起来。我知道这些不曾重复的事情和所有我经历过所有年月都是我生命中的不可承受的承重,我所能承载的无非是那一点一滴的幸福而已,其他实在不能强求太多,生命里已经足够,那里是幸福的海。

    我尽管无法挽留爷爷的离去,但是我从内心感激他给我的所有关怀和爱怜,一个远在异乡的孩子能有多大的荣幸才能收获一个如此优秀的老人的爱呀。

    早春。那是深圳的最好的一段美丽时光,洋溢在一片红红火火的气氛中的都市弥漫着我的怀念和忧伤。

    我和爷爷最终没有发生什么,爷爷轻轻亲吻着我的嘴唇,在咸咸的泪水中,我们深深地拥抱着,我想足够了,我应该满足。

    爷爷走了,我们约定我不去送他。我怕承受不了离别的痛苦而做出出格的事情,因为我没有把握能否控制自己的情绪,所以我一开始就选择放弃,送他,无非是到机场,他还是要走的,倒不如在心中深深的祝福,爷爷,爷爷,你要回来看我呀。

    爷爷留给我一只古典的俄罗斯表,那曾经是他最最喜欢的贴身之物,现在它在我手中——这是他最好最好的礼物。我无从相送,将那串佛珠挂在爷爷的脖子上,这是我奶奶留给我的,我想我爷爷配得上他,因为我想他只要看到这串佛珠,就会想起一个孩子的音容笑貌,正如我永远将他怀念一样。

    我的泪水模糊了,耳边回想着爷爷的话语,“好好的,孩子,爷爷走了,你要照顾好自己。”此时窗外野花迷离,阳光绚烂,我知道,春天来了,夏天还会远吗?(完)

    后记:父亲三部曲终于完成了,可以松口气,兑现了五一之前完成的承诺。一直以来有很多朋友喜欢我的拙作,谢谢朋友们的支持和厚爱,也感谢你们真诚的评价和理解。

中国谚语大全 - 眷恋夕阳 -眷恋夕阳 博客

 

透明Flash素材—眷恋夕阳及代码 - 眷恋夕阳 - 欢迎光临  眷恋夕阳


点击进入【眷恋夕阳首页】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