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夕阳的博客

刚开始学习建立博客,望各位博友支持指正

 
 
 

日志

 
 

引用 【转载】与您相依【二】   

2014-11-25 05:51: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又见夕阳红《【转载】与您相依【二】》

 我们下车时再度收获一片热烈的掌声,我不经意回头看了看那辆凝结着我深厚情结的车,心头很复杂。车走远了,而心却静了。

    小囡囡全神贯注地沉浸在琴声里,她显然不会过多去思考刚才发生的惊心动魄的瞬间,我别过脸去,不知该说些什么。

    “小南,陪爷爷走走吧。”老头子走了过来。

    “好。”我搀着他绕过培训中心的花园。一路走着,一步一步的细细丈量着这条小道的距离,他走得相当稳健,而我却有点蹒跚。

    “爷爷,我……”欲言又止是很让人痛恨的。

    “怎么,不想陪老爷爷走了。”他宛如什么都不曾发生似的,平淡得如同春天氤氲的风。

    “刚才好险,你把我吓坏了。”我踢了脚下一块石子,眼睛盯着地上说。

    “是你把我吓坏了。如果刚才你被叫出去了,我真不知该怎么办呢?好在你平平安安的,否则是我叫你陪我的……”

    “不,爷爷,是我自己要来的。如果您有什么损伤,我该怎么办呀?”我真的不知该怎么办。

    “我们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他反过来宽慰我。而我此时的心情比较沉。

    “为了你,我不怕什么,而且我这么大的年纪了,也不怕他们。”他轻描淡写地说过,我却忍不住渗出泪花。

    “怎么哭了?我说错什么了?”他看着我显得不知所措。他最怕我哭,他曾经说过。

    “没有。”我握住他的手。

    这里似乎很沉寂,几乎没什么人来打扰。如此美丽的小花园,精致雕刻的石桌石椅,绕在墙上的藤本植物,点点颤动在微风中格外漂亮。

    “你看,爷爷。那些藤本植物多像我们呀。”我终于将过去的疲颓消散这么美好的风景中。老头子似乎来了雅兴,拣起地上的落花,口中喃喃自语,“落红不是无情物,花作春泥更护花”,小南,你就是这些含苞欲放的花儿,我就是这些‘落红’呀。”

    我痴痴地看着他,仿佛那肃静的神情中隐含着无限秘密。“你不是‘落红’,而是最美的‘夕阳红’,如果天上浮动着绚丽的云彩,那么最美的一朵肯定是你的。”

    “小南。”他叫着我的名,“我的好孩子。”

    “老头子。”我学着他的口气,“我的好爷爷。”

    “你这孩子。”

    该接小囡囡了,我欠了欠身,好舒服,好久没有这么舒服过了。每个周末要么洗衣服要么睡懒觉要么和朋友打牌然后就吃大排挡,差点连胃都吃坏了。今天我想请他们吃顿好的也算给自己打个牙祭。

    “老头子,我想请你吃饭。赏不赏脸?”

    “这要问囡囡,现在她可是祖宗。”

    “你才是祖宗呢?这么难伺候。”我轻轻打了他的肩膀,竟被他的打手抓住了。都怪自己打人没有水平,不会换个法子,人家凭经验就知道你的动作了,不失败才怪。

    “想‘谋害’老头呀?刚刚我还保护你,这么快就‘倒戈相向了?”

    “我才不愿意呢?多好的老头,又会保护人,又会做好吃的,还会……”

    “还会什么?”

    “还会勾走人家的灵魂。”

    “那我岂不是老巫师了?”他忽然做出“让我抱一抱”的姿势。

    “你本来就是,难道不是吗?是老坏蛋!”我才不在这种场合投怀送抱。

    “敢骂爷爷‘老坏蛋’,真是大逆不道了。不过‘老坏蛋’好象只会和‘小坏蛋’在一起哟。”

    “哼,变相骂我,不睬你了。”

    “只许小家伙骂我,就不允许我骂了?这也太不公平了。”

    “哼,算扯平了。谁也不欠谁的!”末了还不忘带上“死老头”的后缀。

    “还是我吃亏了。这怎么能叫做公平呢?”

    我终于是没法再呆下去了,连忙拉起他说,“老爷爷,走吧。小囡囡等急了。”

中午饭是在一家湘菜馆吃的,我本不是很喜欢湘菜,总觉得它不上档次,又不是八大菜系之一。老头好象对湘菜情有独钟,我比较喜欢清淡的口味,如粤菜中的潮州菜,福建的闽菜以及海南菜。但今天老头是主子,舍命陪主子也是应该的,何况以前一直都是他迁就我,算是补偿吧。

    背景音乐是很通俗的湖南调子,我没心事去听。倒是老头子忽然对我说,“小南,你去过湖南吗?”我摇摇头。“你去过?”

    他点点头,我忽然意识到不协调的因子弥漫在我们上空,他去湖南?他为什么去呢?

    难言之隐?还是不可说出的伤?

    我胡乱的猜测着。脸上感到急促的火辣。

    “爷爷,我要吃冰糖葫芦。”小囡囡打断我的迷茫思绪。

    “好,我给你买。”我不假思索地边说边走出去,与其说我急切地想买冰糖葫芦给囡囡不如说我在寻求短暂回避。

    老头子好象没有看到我的反常,只是说少买几个。

    很快我就回来了,小囡囡甜甜地说了声“谢谢小南哥哥。”

    “以后要改叫‘小南叔叔’,知不知道。”囡囡很不解地将目光转向她爷爷,仿佛在询问这是怎么回事,不是一直叫“哥哥”吗。

    “‘叔叔’好听。”我瞟了老头子一眼,好痛呀。

    “南南。”终于有新称呼了,我却置若罔闻。“我去过湖南是因为我有一个儿子在湘潭,哦你别误会,是亲儿子,也是囡囡的亲伯伯。是我单年做错了事呀。”

    “爷爷,老师说做错事能够改正还是个好孩子。”囡囡忽然又带给我们一个惊喜。

    “是呀是呀,我们囡囡说得对。‘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老头仿佛意识到身边有个小鬼,就此打住了,不过却挑起我的好奇心。还好不是我猜想的那样,按理来说,我应该叫他的远在湘潭的儿子伯父了。

    “那。”我欲言又止。

    “以后在细细说给你听。”他总结似的说。“如果我去湖南,你能和我一起去就好了。”

    “我会的。我会尽力。”

    买完单我感到困了,明显昨天没休息好再加上今天受到惊吓,没精打采的。就这样和老头子道别了。

    回到家我掏出日记本。

    翻开这本小册子,我感慨万千。这本专门记录我与老头交往的私人日记与其他心情随笔的散记本子有本质区别。封面是我精心挑选的天蓝色,纯粹的蓝——老头子喜欢蓝色,我也喜欢。曾经是和他在谈论大师基耶洛夫斯基《红》、《白》、《蓝》三部曲时他说他最喜欢《蓝》,而且也最喜欢蓝色,恰与我一样,我也喜欢蓝色,尤其是纯洁无暇的天蓝。一次我在听《蓝色多瑙河》,真感觉把那一片浅浅的蓝在眼前晃悠,恰如老头子文雅的忧郁。当时还为自己的发现感动不已。

    我该写些什么,老头子舍身相救?还是那声轻轻呼唤“小南,我爱你。”终究写不出一个字,情到深处化无语,怎奈人孤独,知否知否。两情相载,却无一度相别处。

    我翻到最初的一页,我重温着当时的感动,203天以前,一个风清云淡的夏末早晨,不知那天怎么了,平素懒惰的我居然想到晨炼。也许是同事的蛊惑,说现在许多年轻人都在练太极或者瑜珈,你整天无所事事这么好的天气,如果不去锻炼真实辜负老天爷的一片心意。

    到处是晨炼的人,老人居多,估计老人都比年轻人勤快,或者他们更珍惜这美丽时光。一天之计在于晨嘛。我居然不知是该跑该跳还是呆呆地看着别人。那些老头老太们尽情地展示着他们的不亚于我们的活力,尤其那些翩然起舞的人群更是无拘地释放他们的能量。

    我的目光被一群打太极剑的吸引住了。他们舒缓飘逸的动作令我神往,几乎让我有了加入他们的想法,虽然这种念头只持续几秒钟。但不可否认他们确实舞得不错,尤其那几位穿蓝色太极服的老头更是瞩目。

    呵呵,感觉不错。我看到时间不早了,担心早班车过了,便转身回去。可是我一摸,吃了一吓,我的钥匙呢?肯定是我看舞太极剑时不小心弄丢了。

    我折回去。人群已经散了,没有钥匙呀。难道被人拣走了?那我怎么进屋呀,今天可不是休息日。我正要问时,一位鹤发童颜的老先生——诸位看官,想必大家已经知道了,可是不是——开口问我,“小伙子,你是不是在找钥匙?”

    “是呀是呀。”此时我是一片惊喜。

    “刚才老于拣到这串钥匙,由于他要送小孙女上学,就拜托我了。呶,他还没走远,就是他。”顺着他指的方向,我看到另外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就是那位穿天蓝色太极衫的老人,一股仙气般飘走了。

    真是个可爱的老头,我想。否则怎么会乐此不疲地为别人着想,真是少见了,尤其在我所在的这个大城市。我倒对这位素昧平生的老人有好感,尽管我已经对那些虚伪的友情和缠绵悱恻的爱情不屑一顾。

  我失眠了,竟为一个从未谋面的老人。

    次日我实在是睡不着了,可时间才六点过五分。走吧,去等他。等候此时也变得很有价值,相会的希冀是会战胜等待的孤独的,我想。

    老人终于出现了,我的心竟然一阵慌乱。不对呀,我一向自诩有一颗冷酷的心的,今日怎么就不堪温柔一击了。

    我该怎么办,各位朋友!

    我豁出去了,压着那股惴惴不安的冲动我小心翼翼地移了过去。我倒不是害怕被冷落,因为眼前这位慈祥和蔼的老人不是那种无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人,何况他在拣钥匙事件中表现的态度足以证明他的善良。他肯定不会让我难堪的,我心里想。但万一呢,没有这么多顾虑了。

    我走进他时,他正在拭剑。看到我的临近,他还是下意识往后退了一小步,这是个谨慎的老人。“老爷子,您好。今天我是来想您致谢的。”我尽量压低声音,呈现出成熟和淡然的模样。

    “谢我?”他亲切地笑了一下,不知谢从何来。

    “是的,我是专门来谢您昨天,昨天帮我拣到钥匙。”我还是有点心慌。

    “哦,这个事呀,我还以为我做了什么大好事,需要你答谢呢。”他的突然幽默让我觉得塌实,也开始有点肆无忌惮。

    “您就做了大好事,对我来说。”我的迫不及待的表达激起周围一片善意的笑声。

    “不过我也得谢谢另一位老爷子。”我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掩饰,“昨天是他替您把钥匙转交给我的。本来昨天要当场向您致谢的,但当我赶到时,您已经走了。”

    旁边一位老伯插话打趣说:“于老师,人家小孩这么千里迢迢赶来致谢,你就接受吧,别让小孩难为情了。”我低下头,脸上红红的像从烈日中烘烤回来似的。

    “我又没有不接受他的致谢。”老头子呵呵笑了起来。

    我心中一下子坦然许多。趁势我自我介绍,“于老爷子,我叫司马一南,与司马光同姓,‘南方’的‘南’。”

    “挺好的名字,认识你很高兴。”他竟向我伸出手,此时刚刚松弛的心情又变得局促起来。

    “谢谢。”我不知除了这两个字外,还能说些其他什么。再见,老爷子。

    再见时已经是五天以后。几天来,每天我都去他们锻炼的地点,说不出什么原因。

    “于老爷子,好久不见了。”我看到他时,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

    “你好,司马。”他居然记住我的名字。

    “您还是叫我‘小南’吧。我想这比司马好听。”

    “呵呵,挺挑剔的。”他还是那种文雅的幽默,“不过挑剔一点好,好的东西总是被滤过的。”这时他凝结在银白色的淡淡的洗发水的味道随晨风飘入鼻尖。

    “‘绿飘’的味道。”我再度脱口而出。

    “呵呵,鼻子这么灵。”我正得意之间,他的一句话让我一下被打回原形,“你是不是22岁?”

    “您怎么知道的?”他呵呵两声,没说什么。后来我才知道他变相揶揄我,因为如果我22岁,那么我属“狗”。——死老头子!

    于是不可避免地渐渐相熟起来,我开始叫他“老头子”,他也叫我“小坏蛋”。宛若初恋的幸福漫漫碾过时间的年轮,载着我走到岁末的跟前。

中国谚语大全 - 眷恋夕阳 -眷恋夕阳 博客

 

透明Flash素材—眷恋夕阳及代码 - 眷恋夕阳 - 欢迎光临  眷恋夕阳


点击进入【眷恋夕阳首页】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